App 市場動態 網路 蘋果 軟體 頭條話題

蘋果曾與Meta討論是否推出以付費訂閱去除廣告的Facebook服務
雙方後續也因為蘋果重新調整隱私政策而鬧翻

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來源指稱,蘋果與Meta過去原本有意透過合作,甚至有意推出付費訂閱,藉此去除廣告干擾的Facebook服務,藉此讓雙方能獲取更大利益,但最終因為秉持意見相左,最終讓此項合作成為泡影,而雙方後續也因為蘋果重新調整隱私政策而鬧翻。

-

Meta曾討論是否推出以付費訂閱去除廣告的Facebook服務

在蘋果於iOS 15.4正式加入全新隱私政策之前,曾與Meta (當時仍以Facebook作為公司名稱)洽談潛在合作可能性,其中包含將Facebook增加藉由付費訂閱,即可去除所有廣告內容的版本,而蘋果將可透過app內付費形式獲取龐大利益,同時Meta也能藉由吸引龐大的Facebook用戶族群付費訂閱獲取實質營收,另一方面亦可藉由一般版本繼續獲取廣告曝光利益。

此外,相關討論中還包含蘋果是否能針對Facebook、Instagram服務中,藉由付費的發文內容推廣交易收取分潤,但Meta認為此舉實際上與app內部陳列廣告內容相同,因此依照蘋果訂出的app使用原則,並不需要向蘋果支付廣告營收分潤。

不過,蘋果方面則認為在Facebook、Instagram內的發文內容推廣行為,實際上就是app內交易,因此認為有權從中收取30%比例不等的營收分潤。

最終,雙方並未對此達成共識。消息人士指稱,雖然雙方立場逐漸變得強硬,但仍在2016年至2018年間持續就增加雙方合作利益的可能性進行討論。

蘋果、Meta重新調整隱私政策,但雙方立場明顯不同

蘋果大約在2016年出現iPhone產品營收下滑,因此後續開始將重心放在加強服務類型產品獲利,因此包含iCloud、App Store、Apple Music等服務都成為蘋果積極推廣業務。

而在此時,Meta方面也開始調整自身隱私、數據演算法及廣告政策,並且希望提高廣告內容營收,後續則在2018年發生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事件,導致高達8700萬名Facebook服務用戶隱私遭外洩,甚至也涉及影響當時美國總統大選投票風向,因此引發美國、歐洲監管機構對此調查。

至於蘋果則在2018年夏季針對Safari瀏覽器進行調整,將限制Facebook在內網站服務,一旦未能獲取使用者允許存取隱私資訊情況下,將無法透過追蹤使用者瀏覽行為投放精準廣告,因此讓不少透過網路廣告精準曝光獲利的業者大受影響。

蘋果後續在2020年的WWDC開發者大會上宣佈,將進一步調整app使用政策,讓使用者能自行決定是否讓app追蹤、使用其隱私資訊,甚至明訂app內容不得以能否正常使用為由,要求使用者必須提供個人隱私數據,因此更讓Meta等業者獲利受到更大打擊。

行動廣告營收明顯下滑

依照Insider Intelligence市調機構統計數據,在美國境內的iOS使用者,僅37%比例同意app內容存取其隱私數據,因此造成許多透過app內容曝光廣告換取收益的情況,因為無法取得使用者隱私數據投放更精準的廣告內容,導致整體廣告曝光獲利明顯下滑。

從數據管理公司Lotame統計數據,在蘋果正式於2021年4月推行iOS 15.4,並且正式啟用全新隱私政策之後,截至目前為止,Facebook、Twitter、Snapchat及YouTube等服務的廣告獲利已經損失超過178億美元,而行動市場分析業者Tenjin與行動廣告工具開發商Growth FullStack在今年6月所作統計,更顯示在美國及英國境內的行動廣告業者,已經有超過59%比例將廣告投放預算從iOS移轉到Android。

而在蘋果調整隱私政策後,過去大幅仰賴行動廣告產生獲利的Meta明顯受到偌大衝擊,在蘋果推行新隱私政策之後,Meta的市值在不到一年內蒸發約6000億美元,在近期對外公佈財報結果中,更出現相比去年下滑。

為了防止蘋果隱私政策持續影響,Meta目前也著手調整旗下服務運作模式,希望能在現有隱私政策與個人化廣告之間取得平衡,但顯然在蘋果隱私政策限制之下,依然會面臨不少挑戰。

楊又肇 (Mash Yang)
mashdigi.com網站創辦人兼主筆,同時也是科技新聞業流浪漢。

發表迴響